快十年了,人的一生有幾個十年?

 

約十年前的一個堅決決定,換來了一場永不平息的風波,
我不後悔我當初的堅持,只難過為此事無辜受波及的人,
對不起!都是因為我的緣故。


當初決心離開他們就是不想讓悲劇發生,
先生這一路走來,對他們只是越來越心灰意冷,
因為覺得被他們設計了,被自己的父母設計了,
若他們願意改變一下個性與想法,
先生或許會原諒,或許事情就不會走到現在這個樣子。


這十年不短的歲月,
接到他們的存證信函是我最深的恐懼,
上面寫滿對我與我父母爺爺的詛咒與指控,
字字句句看在眼裡讓我不禁流淚傷心,
這一切我只能深埋心底,
一字一句都不敢讓娘家的人知道,因為他們是無辜的。


歷經十年的再度見面是在法院,因為一張支付命令,
收到命令的我們感到不服提起異議,為此開了兩次庭,
在庭上她仍不減當年的氣勢,向法官細數我們的不是,
但是一半以上的內容卻都不是事實,
而我們所說的話語,如有不順她的意思,當下馬上出言阻止,
看她這麼有力量的樣子,
不像她之前在信中所提的不良於行與無法工作吧!
雖然我們提出當初在她半威脅恐嚇所寫的字條非我們所自願,
也告訴法官我們的困難之處,
但是最後法官仍然判決我們必須支付至少兩百多萬元起跳的扶養費,
不服的我們有提起上訴,
但是最後因為無法支付不少的上訴費而無疾而終,
我們被迫接受了這次的判決。


過了幾個月,接到分局的通知要去做筆錄,
因為他們再度告遺棄,當下我心想不妙了。
之後沒多久就收到傳票,心情更是沉重,
心裡排列著無數的可能性,擔心會有事情發生,
為此夜不安眠,恍惚過日,一直不希望這一天的到來。
先生看見我的狀況,問我不然就不要去,
但是這件事我無法讓先生一個人去承擔,
而我也該要去面對這件事。


開庭當天中午我遇見的爸爸,他知道下午開庭的事時,
其實他並不太想讓我去,雖然爸爸沒明說,
不過從他的話裡可以知道,
可是這是我和先生該一起去面對的課題。


下午出門時雨變的好大,是天空在為我流淚嗎?
我心沉沉的踏上往法院的路上。
一路上我緊握著先生的手,我的心一直不安著,
就這樣到了法院,報到後上樓等待開庭,
當我們找到位置坐下來等候,
過沒多久就看見前方的樓梯出現了他們的身影,
看見他們似乎過的還不錯。
但是接下來我卻開始頭痛不適,是我害怕恐懼造成的嗎?
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接近,
我突然好想時間趕快到趕快開完庭離開,
先生一直安慰著我,要我別怕。


開庭的時間到了,先生和我步向法庭,
我告訴先生若需要我做證傳我沒關係,
先生給我個微笑,就走進法庭內,
坐在外面的我隱約聽見他們的聲音,
還是像以前一樣咄咄逼人,
我更不安了,不知道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
時間怎麼過的這麼慢,每分每秒都像似煎熬。
大約過了快半個小時,先生先走出法庭,
馬上牽著我的手離開,要我什麼都別說別問,先離開這裡再說。
先生擔心他們會知道我們住在那裡,
所以步行到下個公車站牌才搭車,
這一路上告訴我法庭裡所發生的事。


她先進法庭的,過了一會兒先生才進去,
沒過多久她拉著他走了進去。
當庭也是說著那一些不實的指控,
說他們現在的不適與全身酸痛都是當時我下毒害他們的結果,
說我們有錢卻不理他們,
他們還去調出國稅局的資料知道我們有開店,
為此更不能原諒我們為什麼不養他們。
先生拿出他們過去恐嚇的信給檢察官看,
也敘述著我們的困難之處,
檢察官為保持中立的立場,也不便說是那一方的不對,
只告訴先生在經濟能力許可允許下多少支付一些,
不然他們再告也是沒完沒了,聽到這裡我們都懂了。


回程的路上,雖然我仍然擔心未來會發生事情,
但是我知道當初我們選擇離開是正確的,
為了讓我們過著正常的生活,
為了孩子不受這種環境而影響,
接下來的路我們會堅持走下去。
他們無理我們管不著,
我們只想認認真真努力的賺錢過日子,
或許以後還會再發生這種事,
但是我們會參考檢察官的意見多少給付一些,
至少代表我們對他們並沒有置之不理,
未來的路應該還是很辛苦的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蓁 的頭像
小蓁

我的自由自在天空

小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葉
  • 1. 加油.......我只能說這句話...>
    匿名 於 Oct 31, 2011

    回覆:
    謝謝你~匿名者
  • 悄悄話